http://www.kinleybaker.com

  • 當前位置:首頁 > 視界 > 行業資訊 >
  • 關注 | 華為海思女總裁霸氣回應美國封殺, “備胎”芯片一夜之間全“轉正”

    導語:面對美國出口管制“實體名單”,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今日凌晨發布致員工信:多年前已經做出極限生存假設,并為公司生存打造了“備胎”,如今歷史的選擇讓所有備胎一夜之間全部轉“正”!

     

             華為此番豪言壯語極大提振了國內市場信心,也正面告訴告訴美國:中興的歷史故事不會再重演!
     


     

             備胎芯片一夜間全”轉正”

     

             5月17日凌晨,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發布《致員工的一封信》表示,在毫無理由的情況下,華為被列入了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的出口管制實體名單。為了兌現公司對于客戶持續服務的承諾,華為保密柜里的備胎芯片全部“轉正”,是歷史的選擇。她指出,這確保了公司大部分產品的戰略安全,大部分產品的連續供應。

             何庭波還在信中說:“今后的路,不會再有另一個十年來打造備胎然后再換胎了,緩沖區已經消失,每一個新產品一出生,將必須同步 ‘科技自立’ 的方案。

             以下為內部信全文:
     



     

             海思半導體成立于2004年10月,總部位于深圳,隸屬于華為的2012諾亞方舟實驗室,前身是創建于1991年的華為集成電路設計中心。2004年開始,任正非對何庭波委以重任,每年提供4個億和2萬人讓她研發國產芯片以減少對美國芯片的依賴。
             不負眾望,終于在2014年,發布海思自研芯片麒麟910,從工藝上能夠匹敵高通芯片。此后,海思在手機芯片研發方面進展飛速。2016年,海思發布突破歷史的麒麟960,不僅大幅提升了GPU性能,還解決了CDMA全網通基帶。次年,海思發布全球首款搭載了NPU的手機AI芯片麒麟970,一“出生”就攬獲了六項世界第一,和蘋果A11芯片共同創造了新的歷史節點。2018年海思的芯片全年營收達到了75億美元,增速34.2%排名世界第一。海思將0.5微米的芯片做到了0.25微米,而后是7納米,如今正在往5納米的方向努力。
             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當地時間15日,美國開始向華為下手。

             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令,以“科技網絡安全”為由,要求美國進入緊急狀態,并向美國商務部賦權,允許后者禁止美國公司購買“外國敵人”生產的電信設備、技術。此舉被美媒視為,為禁止美企與華為的業務往來鋪平道路。

             隨后,美國商務部還表示計劃將華為及其70個分支機構列入“實體清單”——也就是2016年3月中興遭受的那份所謂“貿易黑名單”。2016年3月中興通訊突然被點名時,中興通訊很被動,因為存在很嚴重的“芯病”,即高度依賴核心原材料的進口。最終被迫和美方達成和解。

     

             美國想“故伎重演”,但很快就會發現其實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封殺華為之舉,直接導致的后果就是美國供應商股價下跌。在上一個交易日,盡管大盤上漲的情況下,美股芯片類股票全線大跌,費城半導體指數下跌1.68%。國芯片制造商高通股價周四收盤下跌4%,博通股價收盤下跌2.33%,光學元件供應商NeoPhotonic則暴跌20.63%。
     


    ▲ NeoPhotonic股價

      早在去年4月,有外媒爆出美國司法部正對華為進行調查的消息,結果導致美國半導體巨頭股價齊跌。顯然,美國股市的恐慌已經說明,美國如果對華為進行"懲罰",一直依賴華為采購大單的美國供應商將會損失慘重。

      華為曾披露,去年核心供應商名單共有92家,美國供應商占最多,達33家,占比約36%,在芯片供應商方面則有Intel、高通、博通、ADI、恩智浦等。2018年華為的700億美元采購中,大約有110億美元是來自高通,英特爾和美光科技公司等美國公司。
     

    ▲ 華為92家核心供應商地區分布
     

      2018營收數據顯示,作為全球第六大之光集成電路及光通信模組制造商,NeoPhotonics有47%的營收是來自華為;Lumentum,一家美國光纖、被動元件及激光產品供應商,來自華為的訂單占該公司營收的11%,美國射頻供應商Qorvo也有11%的營收是來自華為。美國對華為的封殺事件對這類公司來說無疑是致命的打擊。
     


    ▲ 從華為營收的美國企業排行

     

      2018年,在美國供應商中,作為全球第二大的代工廠偉創力從華為獲得營收最多,將近25億。華為很大一部分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訂單是交給偉創力代工,華為被禁對于偉創力來說,損失可能最大。博通、高通、希捷、美光、英特爾等企業緊隨其后,深受影響,此前,華為跟高通就專利問題達成和解,華為每年支付的專利費用可能會超過5億美元,如果特朗普的和禁令生效,對高通來說,也不是好結果。另外受影響的還有Qorvo、Intel、Skyworks、康寧和AMD、TI、Marvell、Maxim intergratedhe 和Keysights等一系列廠商。

      華為早已未雨綢繆

      在公布的92家核心供應商中美國多達33家,華為對美國芯片的依賴主要來自哪些方面?

      我們知道,華為對美國的手機芯片依賴性一直在減小,華為在高端手機只采用自家的海思麒麟芯片,僅在中低端手機上采用高通和聯發科的芯片。

     

     

      不過在模擬芯片、射頻芯片,高端交換路由芯片,高速接口芯片,數模轉換芯片,以及電源管理芯片,光模塊等核器件方面,美國具有絕對優勢,因此華為一直以來對此依賴都很大。

      在底層芯片領域,Intel、Xilinx等控制CPU、FPGA等高端邏輯芯片。TI、ADI等控制高速AD/DA、PLL等模擬芯片。在模塊/子系統領域,Qovro、Skyworks等占據射頻器件主要份額。

      此外,華為服務器和云計算兩項業務的服務器芯片主要來自于Intel,Intel占據全球服務器芯片市場的份額高達97%。華為已經開發ARM架構服務器芯片但存在Intel在服務器芯片市場建立的生態壁壘問題。

      所幸,華為是一家危機感意識特別強的企業,經歷過中興的“前車之鑒”,華為早已未雨綢繆。

      中信建投3月研報顯示,華為通過對內加大海思的投入,手機領域已經達到70%的芯片自給率。此外,華為對關鍵元器件提前備貨,由半年拉長到兩年庫存周期,為貿易戰的不確定性做準備。

      同時,華為要求部分供應商在本土布局。《日本經濟新聞》曾在年初曝料,華為已經與臺積電進行協商,或將其部分芯片生產轉移到臺積電南京工廠。屆時,未來臺積電南京廠或將提供10nm制程。

      現在,海思芯片已經來到至暗時刻,但也是鞭策國芯崛起的契機。模擬芯片、射頻芯片、邏輯芯片等能夠擺脫對美國的依賴,看到突圍的曙光嗎?海思總裁何庭波致員工的這封信給出了最好的答案:華為“備胎”芯片已全部“轉正” ,并將“科技自立”!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 老湿机在线网站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