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kinleybaker.com

  • 當前位置:首頁 > 視界 > 行業資訊 >
  • 關注 | 優必選的機器人設計師是怎樣煉成的?

    導語:同心智造網傳媒推廣--優必選     可能,很多人以為,作為一家硬核的人工智能機器人公司,優必選只有科學家、工程師、碼農…和小編?

     

            同心智造網傳媒推廣--優必選       其實,我們身邊有一群更奇葩有個性的人——機器人設計師。他們是對機械上癮的人,每天都要與各種元器件和復合材料打交道;他們是有赤子之心的人,用機器人夢探索未來世界;他們也是幽默會玩的科技達人,總能鼓搗出各種奇妙的機器人。

            先知新潮流媒體《周末畫報》在《對話未來》的專題報道中采訪了優必選Jimu Robot系列產品的設計師張錦凌,對于設計機器人這個事情,這位同學認真起來還是挺拽的。
     

     

            連接普羅大眾與機器人世界,每天與機器人朝夕相對的角色就是機器人設計師了。他們決定了機器人的外觀、性能,以及如何服務于人,然而機器人設計師就是高級版的程序員?還是每天把自己反鎖在實驗室里的當代科學狂人?答案當然都不是。

            當你親眼看見繽紛可愛,像用零件拼搭出來的Jimu Robot時,便能想象,躲在這個仿佛真實版“瓦力”背后的發明者肯定也是一群有趣的人。

            這次,主導優必選Jimu Robot設計的產品運營經理張錦凌將為我們揭秘機器人設計師的神秘日常,以及他從優必選機器人身上所看到的人工智能在未來生活中到底能扮演怎樣的角色,有著怎樣的潛力?

            成為機器人設計師這個念頭其實萌芽于張錦凌兒時對遙控車和樂高的好奇與興趣,工作后又因為對無人機的興趣徹底踏入了機器人這個行業,“我喜歡這兩種東西背后的本質—讓客觀事物能按著自己的意愿運動和改變客觀世界,也把自己的內心想法一步步呈現出來,這兩種本質上都是表達人內心的欲望。”

            設計機器人這種化腐朽為神奇,猶如當代煉金術一般的神奇過程最讓他著迷,“最有趣的點就在于未知和無限可能。正因為沒有限制,也沒有既定的套路或明確的方向,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喜歡和擅長的方式做發明創造。” 這個在拼搭過程中通過二次編程能實現設計師各種虛擬構想的Jimu機器人,在開發的過程中也讓人費盡腦細胞,并且這個過程大多數時候是枯燥的。

            “我們有一半的時間用來處理產品上的問題,比如優化設計缺陷,調整不穩固的結構,以及其它的使用問題。還有一半的時間則是走在處理產品問題的路上,因為處理產品問題也包含了處理我們在實現創意過程中的各種困難。”

            為了使機器人調試與優化的過程變得更具有趣味性,優必選內部的各個部門會定期展開機器人比賽。諸如“機器人足球聯賽”“Jimu籃球賽—東西部聯賽”,這些聽起來有那么些無厘頭的比賽其實是優必選的每個部門都得派出戰隊參與的“機器人決斗”。這個全員參與的公司賽事使得每一個人都對Jimu Robot的性能有了更深刻的了解,都能以自己的專長出發,為機器人的產品優化提出創新意見。

            正是因為有諸多這樣“腦洞大開”的機會,才使得設計師們有更多靈感搭建出了“萬塊優必選積木零件拼出的能背古詩的黃鶴樓”、小朋友們喜愛的又頗具傳統文化教育意義的“川劇變臉機器人”。而可以隨心拼接,二次編程創作的Jimu Robot,其最大魅力就像張錦凌所說:“我們每個人都可以通過某種方式,參與整個行業的推進過程。哪怕是網絡上很多造型和功能奇異的沙雕機器,都在為整個行業提供著新鮮點子,甚至是技術邏輯上的解決方案。比如說網絡上很火的打臉機器人和擠番茄醬機器人,我認為都是有存在意義的機器人。”
     

    ▲ 由優必選機器人設計師們設計的Jimu Robot

     

            除去辛苦的產品調試與優化,機器人設計師也絕對是一份需要想象力的工作。對張錦凌而言,百分之百的努力優化調試產品之后,還有百分之二十需要設計師在無意醞釀或者有意尋找各種靈感和進行嘗試,并且設計師需要連續的獨處時間來實現自己想法和制作原型。“因為誰都能上手參與機器人設計,那就更需要在浩瀚的方法論里實踐和摸索出一套屬于自己的方法論,才能搞出一些和大家不一樣的東西,而不是再發明一遍輪子。”

            Q&A

            《周末畫報》 X 優必選產品運營經理 張錦凌

            Q:做機器人設計這份工作最有趣的事情是什么?

            A:最有趣的在于未知和無限可能。正因為沒有限制,也沒有既定的套路或明確的方向,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喜歡和擅長的方式做發明創造。用編程語言也行,上手車床操作也算,甚至像原始人一樣用石頭打磨工具,都是創意設計的一部分。

            Q:聽說優必選不同團隊的小伙伴之間還有機器人競賽,可以簡單地介紹一下這個競賽以及它給大家帶來了什么嗎?

            A:Jimu Robot是優必選旗下的主打智能教育、創意拼搭、邏輯編程學習的機器人產品,它最大的特點是能通過編程實現運動,我們可以讓它按照自己的意愿來運動甚至實現特定功能(比如參加比賽完成任務)。于是我們在公司內部發起過機器人足球賽和機器人籃球賽,各個部門的同事用Jimu Robot來自主拼搭模型,通過編程讓機器人來踢球、投籃、完成比賽任務。

            競技對產品團隊最大的幫助是,讓我們這些工程師在比賽中更好地理解了自己設計的產品,更好地進行測試、迭代和優化,工程師們也在一次次的比賽中發現了產品的更多趣味玩法。

            我們相信比賽是最好的學習方式,所以除了公司內部機器人競賽,我們也把賽事推向了外部,今年即將啟動的Robo Genius全球青少年機器人挑戰賽是Jimu Robot產品團隊最重要的項目之一,希望過團體競技和趣味賽事等形式激發青少年的科技創新精神。

            Q: Jimu Robot居然能展現龍舟、變臉、黃鶴樓、織布機等不同的傳統文化形態,這樣的創意是基于什么樣的目的?

            A:我們對產品本身進行功能性的思考的同時,也在思考產品所能承載的文化內核。西方的積木玩具通常以車槍建筑飛船為載體,而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為我們自己的產品賦予一些屬于東方的文化精神內核?在文化和科技所碰撞的地方,往往能產生很曼妙的化學反應,就像在一些暴力美學的鏡頭中配以輕柔的音樂,會有非常特別的視聽效果。

            作為設計師,最不該排斥的就是嘗試組合這些原本難以相關的元素,從中汲取靈感。用Jimu Robot來展現變臉、龍舟、黃鶴樓,是技術與傳統文化的有趣結合,這些傳統文化過去都在博物館被束之高閣了,歷史課本里講到這些的時候也總是很嚴肅,我們希望讓傳統文化變得更具有體驗性和互動性。

     

            ▲ 由優必選機器人設計師們設計的Jimu Robot

          

            Q:有人覺得在未來機器人無法取代人類參與藝術創作或者寫作等等內容生產上的事情,你個人怎么看?

            A:機器人和軟件可以取代部分機械性的創作工作,事實上也已經有取代的例子,比如寫稿機器人,他們也能成為很棒的創作工具,比如基于VR的設計軟件Tilt Brush。但創意和創作這類工作向來是拒絕特定套路、拒絕方法論的,這些工作是機器人無法用既定的解決邏輯和線性流程來完成的。但同時,科技在發展,時代在進步,量子計算機已經對機器人結果輸出提供了“不確定”的可能性,相信未來有一天,隨著科技更迭,機器人真的能夢見電子羊。

            Q:機器人會在未來完全占領教育行業嗎?

            A:不會完全,只會部分取代。從始至終,教育行業所圍繞著的核心都是人。一旦涉及人,就不是機器人所能完全解釋清楚的事情了。千百年來,我們人類對自身的認識都從來沒有足夠過,更不用說機器人。假使有一天機器人技術發展,所代表的硅基文明取代了人類所代表的碳基文明,屆時的教育行業也將不再是我們今天所討論的教育行業了。

            Q:能否暢想一下在將來機器人會給人類生活帶來哪些里程碑式的變革?

            A:毋庸置疑,最先是勞動力的取代,會在各個層面和方面大幅替代人工,讓勞動力能得以釋放并更多地參與到創意性的工作中,這里會帶來一些社會問題,但也會創造出非常多的機遇。

            其次是科學技術的爆發式發展,從人類學會點火到第一個機器學習的模型成型,中間的科學研究所遵循的模式是知道數據和方法得出答案,也一直是由機器所主導的,而現在的機器學習則是通過數據和答案知道方法。

            一旦機器人掌握了足夠多維的方法,就會發展出通用性更強的強人工智能,即不只在某一個專精領域非常厲害的機器人,屆時掌握了科學研究方法的機器人就會為人類帶來大幅的科學技術發展,再進而改變人類生活。可以說,我們每個人都需要為那一天的到來做好準備。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老湿机在线网站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