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kinleybaker.com

  • 當前位置:首頁 > 視界 > 行業資訊 >
  • 一場機器人競賽背后,優必選科技逐漸浮現的教育大版圖


    從大學生競賽走到k12競賽,背后實際上是優必選科技ai教育體系的完善和經營理念的大轉變。
     

    北京初雪后的中國科學技術館燈火通明,穿著藍色賽服的少年少女們面色嚴肅地聚集在賽臺前,操縱球場上的機器人完成各種復雜的動作。擠在場外的家長不停拍照,神情緊張地盯著淡綠色桌面上五顏六色的“選手”。最后,河北保定的圖靈雄鷹戰隊拿下了小學組的冠軍,得勝后,這群不到10歲的孩子舉起v形手勢歡呼起來。
     

    這是優必選科技旗下robo genius全球青少年機器人挑戰賽第一年度的總決賽,自啟動以來,robo genius已在國內及海外30余個城市舉辦,吸引了近3000支隊伍參賽,覆蓋中小學生6000余人。
     

    機器人競賽其實并不是什么新鮮事物,有1997年就開始舉辦的世界奧林匹克機器人大賽wro,美國的非營利組織first旗下的科技挑戰賽(first tech competition)、機器人挑戰賽(first robotics competition)和針對樂高的fll也廣受認可。
     

    在國內,除了官方競賽外,隨著優必選科技、大疆、能力風暴、工匠社等創業明星加碼教育機器人,商業公司也開始參與組織各類賽事。
     

    一些價格昂貴的比賽,一次投入往往高達千萬元,對于一家商業公司而言,靠贊助商廣告和鼓勵選手購買自家硬件產品是最合理的選擇,所以很多公司把這種比賽作為自家的“產品”來運作。
     

    優必選科技不大一樣。“我們不想把賽事單獨做成一個產品,它不是一個盈利性的比賽。”優必選科技高級副總裁、產品與解決方案部負責人鐘永接受36氪采訪時表示。
     

    優必選科技從2016年就開始涉足機器人比賽,初期他們從大學生和研究生切入,舉辦了ieee機器人設計大賽,并且2016-2019年連續三年和卡內基梅隆大學聯合開展了riss機器人挑戰賽。直到今年,才開始舉辦面向青少年的robo genius。
     

    從大學生競賽走到k12競賽,背后實際上是優必選科技ai教育體系的完善和經營理念的大轉變。
     

    鐘永表示,“賽事是(優必選科技)整個教育生態非常關鍵的一環,這是你必須要去做的事情,哪怕你要花很多錢,也要去做這件事情。”因此,優必選科技“沒有從單純的賽事上來考慮它盈利不盈利的問題。”
     

    再從競賽本身來說,robo genius全球青少年機器人挑戰賽希望以編程技巧和機器人作為載體,解決現實生活場景的問題。除了達到固定競技目標,也希望選手們能夠學以致用。
     

    拼輸贏“不是我們去學機器人,或者學ai里面想要的成果。”鐘永表示。這也是優必選科技對ai教育的理解,更是對“教育”這一古老行業的領悟。
     


    “以育人為本”,“以賽帶學”的理念讓優必選科技作為一家商業公司,舉辦一個不以盈利為目的競賽邏輯足以自洽。
     

    優必選科技希望通過比賽,讓更多學生、家長和校方了解教育機器人,提升他們對ai教育的認知,也提供學校ai教育成果的出口。
     

    這成為了優必選科技整個教育生態重要的一環,也是完成閉環的關鍵。
     

    實際上,優必選科技在布一個大局。
     

    ai進入大眾視野不過是4、5年的事,但國家層面早已經開始行動,2017年7月,國務院頒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提出在中小學階段推廣編程,人工智能上升為國家發展戰略,明確指出應逐步開展全民智能教育項目,在中小學階段設置人工智能相關課程、逐步推廣編程教育。
     

    有數據顯示,美國k12階段約有 67.5%的孩子已接受在線編程教育,以全球最主要的少兒編程語言scratch的統計數據為例,美國市場的滲透率最高,達44.80%,英國為9.31%,中國僅為0.96%。
     


    從商業層面看,這無疑是一個價值千億以上的市場,僅以教育機器人來說,保守估計要覆蓋28萬所學校、50萬間教室。
     

    但這也是一個草創期的市場,國內針對青少年的ai教育剛剛起步,國家還沒有統一的大綱供參考,b端市場游移不決,c端市場魚龍混雜。
     

    大大小小的創業公司、教育培訓機構開始殺入賽道,紛紛推出各自的解決方案。
     

    但是,教育屬于百年樹人的行當,鐘永在多個場合表示,“ai教育不是風口”,任何的短期狂奔最終會傷害這個行業和追逐者自己。所以,優必選科技屬于少數從零開始,和行業深度合作,共同搭建起一整套教育生態的公司,實際上,他們選擇了一點一點開疆拓土,最辛苦的一條道路。
     

    在這之前,優必選科技還是走過一段彎路。
     

    從工程師到教育工作者
     

    優必選科技是以伺服舵機的研發切入智能機器人市場,鐘永坦誠,剛開始,公司進入教育市場也是圍繞硬件產品切入,而沒有思考ai教育的本質。
     

    2016年優必選科技就推出了智能編程教育機器人產品jimu robot。但工程師出身的團隊無法擺脫產品為導向的思維習慣,他們本能的思路是,怎么把機器人賣給用戶。鐘永承認,優必選科技“(原先)也是按照別人走的思路來走,后來遇到了一群對教育真正了解的人”,才把方向扭轉過來。
     

    在鐘永看來,如果陷入產品思維,所研發的不過是“教具”,沒有什么門檻,很容易被其他廠商取代。“為什么必須要用你的產品?為什么不能用別人的?”
     

    基于這樣的拷問,2018優必選科技開始往搭建教育平臺方向轉型。
     

    鐘永時常會提到蘇聯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的一句話:"人是教育者的最高價值"。以人為本,找到最符合人性的教育出發點,對于k12教育對象來說,除了應試的剛需外,興趣和成就感,是最符合孩子們人性的出發點。
     

    優必選科技舉辦robo genius也基于這一最基本的考慮。
     

    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學科相對難懂,很難讓孩子們持續投入注意力,如果沒有場景互動的支持,他們的厭倦合情合理。顯然,能在賽場上和自己同齡人聚在一起交流各種拗口的專業術語,操縱機器人做出繁復的動作,無疑最能激發一個孩子對ai理論和編程的樂趣。
     


    同時,機器人比賽也承擔著“階段性測試”的角色。當前ai教育還沒有成熟的教學效果考核體系,也缺少可量化的學習質量評估指標。如果沒有比賽做階段性的檢測,學生不知道盲點和弱區在哪里,沒有目標,也很快會喪失繼續學習的動力。
     

    相比于wro等競技類比賽有嚴格的規則,鐘永對robo genius的賽制設置要求就是要有足夠的靈活性,“互動性要強,學生要有興趣,要好玩”,他并不希望做成一個規則森嚴的競賽,而是偏向于建立起一個交流的平臺。
     

    除了完成優必選科技的教育閉環,robo genius也是優必選科技要進入b端和g端市場的重要背書。目前在k12階段,機器人和人工智能學科沒有計入中小學必修學科,更對升學沒有實質性幫助,校內教育成果評估和檢驗只能依靠相關的賽事成績。robo genius也得到了權威機構的認可,這次總決賽就是和中國科學技術館聯姻。中國科學技術館是我國唯一國家級綜合性科技館,它的官方背書,無疑會增加robo genius的權威性和傳播勢能。
     

    同時,這次的館企合作中,robo genius總決賽也成為了中國科學技術館第三屆“大國小工匠”活動的重要部分,雙方借此也在探索如何更好地做青少年科技教育。“賽事活動能夠培養孩子們團隊合作、臨場應變、應對挫折等能力,這是他們在學校書本里掌握不到的心理技能。”中國科學技術館黨委書記、副館長蘇青表示。
     


    在校方對ai課程認知仍然不夠清晰時,率先打響一項有標桿意義的競賽,更容易搶占b端用戶心智,能夠最快建立起對品牌的認可。最終,“我們要改變中國原有的所謂賽制,或者活動的形式。”鐘永表示。
     

    什么是合格的ai教育?
     

    “ai+教育”和“教育+ai”實際上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邏輯,鐘永對此有他的理解。
     

    針對一直以來沸沸揚揚的“互聯網+”、“互聯網賦能”等等提法,鐘永認為,當互聯網或者ai和機器人等具備足夠生產力的時候,才能夠去改變生產關系,實現所謂的“賦能”,在這之前,“你肯定是要把行業放在前面的”,也就是說,與“ai+行業”、“機器人+行業”相比,由行業為出發點的“行業+ai”、“行業+機器人”路徑更為可行。
     

    這也是優必選科技轉型布局教育生態的基本邏輯。
     

    具體到“教育+ai”,鐘永認為,從育人的目標、國家標準、教材教輔,再到教具,到師資培訓,這是一套完整的體系。鐘永表示,“這一整套的鏈條里面,任何一個環節拿出來都可以做1、2家公司,可以做得很大。”
     

    但估值已經達到50億美元,相當于5個獨角獸公司的優必選科技,想打通整個鏈條,建立ai教育的全平臺。
     

    優必選科技不但想成為未來ai教育的領頭羊,甚至希望成為ai教育標準的制定者或參與者。
     

    所以在空間廣闊但遠未定型的混沌期,優必選科技差異化、定制化、體系化的教育生態才是最深最寬的護城河。
     

    事實上,目前優必選科技已經在行業拉開先發距離,優必選科技從年齡和場景兩個維度出發,將整個ai教育體系細分成了27個場景,從幼兒園到研究生階段9個年齡層次中,又分出了校內教學(to g)、校外培訓(to b)和家庭教育(to c)三大場景,年齡和場景相互匹配。
     


    在每一個細分場景中,優必選科技對應的ai教育方案都涵蓋 “教材+硬軟件+師資+ai實驗室建設+競賽”,這是一個完整的、經過落地驗證的端對端方案。
     

    而在每一個板塊中,優必選科技“以育人為本”的教育理念都深刻烙印其中。
     

    以教材來說,優必選科技發現目前ai教育存在教材斷層的痛點,聯合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推出人工智能教育教材《ai上未來智造者——中小學人工智能精品課程系列叢書》。這套通識性教材涵蓋了從小學到高中的所有課程,初中階段的課程涉及人形機器人基礎理論,小學課程則涉及力學、數學等知識,高中則會教授學生python編程、開源主板應用、變形機器人搭建。
     

    目前,已經有百余所中小學引入這套教材作為選修課或校本課程,并在今年春季學期正式上課。
     

    教材也只是優必選科技教育體系的一部分,這套體系最為重視的是學生思維模式的培養。在鐘永心中,機器人只是ai 教育的一個方面,“我們對教育的定義,是如何讓模塊保持完整性。”
     

    因此,就機器人產品看,優必選科技的產品和課程都有很強的開源性。中學階段的ukit explore,在兼容arduino開源平臺的同時還擁有豐富的擴展接口,面對高中和大學生推出的yanshee,除了用上樹莓派開放式硬件平臺架構外,還配套了多種開源傳感器包。這樣一來,學生學習的是背后的編程原理,可以舉一反三,而非只是學會操縱優必選科技的機器人。甚至未來參加robo genius比賽,也可以使用其他廠商的機器人。
     

    正因為優必選科技有著比其他廠商更深遠的圖謀,所以他們敢于投下重注,據鐘永介紹,優必選科技參股了專業的教育公司優必杰,兩家公司共有五六百人的團隊專職做教育,其中三分之二都是教研和運營團隊。他們負責課程的研發、教師培訓體系建立、交付落地、進校運營等工作。
     

    這的確算得上相當“重”的經營方式了,以師資來說,當前ai教育教師魚龍混雜,很多老師對ai都只有模糊的概念和粗淺的認知。因此,優必選科技加入了師資培訓,所有教學ai教育課程的老師必須經過優必選科技的教師資格認證,同時公司也與相關機構合作推出國家和國際認證的教師資格認證。
     

    運營也是優必選科技跑在很多對手前的核心差異,優必選科技基于對教育個體發展不平衡性的理解,首創了“標準校+中心校+人工智能基地”的區域化三梯度運營體系。這是一個金字塔形的結構,標準校提供的是通識性課程,中心校加入拓展課程,適合更高階的學生,如果有十分拔尖的學生,則可以到人工智能基地更深入學習。
     

    作為一個開放運營的教育平臺,優必選科技在其中充當連接者和參與者的角色。以robo genius來說,這次的總決賽就是由科普教育的頂級平臺中國科學技術館主辦,優必選科技、科啟未來協辦,同時有創客星球作為支持單位。“未來中國科學技術館將結合科普教育領域的豐富經驗,聯合優必選科技等優質合作伙伴,讓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在青少年科普教育中發揮更大的價值。”蘇青這樣展望。
     

    可以想見,在ai教育這條賽道上,還會有更多的老牌培訓機構和人工智能新貴公司入場,而在c端市場遲遲沒有熱起來時,各個學校會成為必爭之地。相比前兩者,優必選科技既對教育有重金投入,又深耕技術多年,形成了成熟的ai教育生態體系,這也是鐘永認為優必選科技擁有的最高壁壘。至少目前來看,這還是有著明顯的優勢。“從業的玩家并沒有幾個能夠像優必選科技一樣在進行這么完整的生態建設和積累。”鐘永表示,“至少說有別的公司在學我們了,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來,我們已經得到了業界的認可。”
     

    但毋庸諱言的是,優必選科技在和對手拉開足夠的距離前,恐怕還不能掉以輕心。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老湿机在线网站观看